首頁 > 藝術新聞 >藝術傳真> 正文

通過賣刀劍 日本賺了明朝很多錢

時間:2019-7-14 14:06:59  信息來源:廣州日報 記者卜松竹

  明清之際的廣東“百科全書”《廣東新語》里,有這樣一段話:“粵多番刀,有曰日本刀者……以故光芒炫目,犀利逼人,切玉若泥,吹芒斷毛發,久若發硎,不折不缺。”

  日本刀,是明代中國重要的進口商品之一。現在很多文章說,大量進口它們,是因為質量好。其實這種說法大概頗可存疑。當年輸入中國日本刀的價格,與在日本本土的相比,大大高出。故而,這是一門利潤很高的生意。而造成這種情況的大背景,則是當時的“勘合貿易”。

  出口刀劍是一門暴利生意

  實際上,日本刀早在宋代已經出口到中國。學者陳偉慶言,日本刀造工精美,是宋士大夫珍愛的域外之物。他指出,日本刀首次出現在宋朝是端拱元年(988),包含在日僧奝然派其弟子喜因給宋太宗進獻的方物中。日本刀還得到了梅堯臣、司馬光等人的贊譽。梅堯臣詩曰:“日本大刀色青熒,魚皮帖欛沙點星。東胡腰鞘過滄海,舶帆落越棲灣汀”;司馬光也有詩說:“寶刀近出日本國,越賈得之滄海東。魚皮裝貼香木鞘,黃白間雜鍮與銅”。歐陽修還專門寫了一首《日本刀歌》:“有客贈我日本刀,魚須作靶青絲綆。重重碧海浮渡來,身上龍文雜藻荇。悵然提刀起四顧,白日高高天冏冏。毛發凜冽生雞皮,坐失炎蒸日方永。聞道倭夷初鑄成,幾歲埋藏擲深井。日淘月煉火氣盡,一片凝冰斗清冷。持此月中斫桂樹,顧兔應知避光景。”評價都是很高的。

  到了明代,中日之間的貿易在“勘合”的大框架下進行。“勘合貿易”是在“ 朝貢” 名義下的一種官方特許貿易,即由明朝政府制作日字與本字勘合各一百道,日字本字底薄各二冊,將其中的一半留在北京禮部, 其余的一百道勘合和日字勘合底簿一冊送日本, 本字勘合底簿送交留在中國。日本船只來中國, 每船必須攜帶勘合一道, 經查其珠墨字號相符合, 方可進行貿易。這是為區別貿易船與倭寇船所采取的一項措施。

  為什么日本方面特別熱衷于向中國輸入刀劍呢?《廣東海上絲綢之路史》里有這么一段話:“據說,一把日本刀在日本僅值八百至一千文,而明朝給價高達五千文。故日本以朝貢為名,將大批刀輸入廣東以至中國各地,賺取巨利。”

  為了多賣刀

  來華貢使次次“超標”

  中日之間的勘合貿易,并不是我們今天意義上的純粹市場行為。比如,宣德九年(1434),日本國王的貢物是:馬29 匹,撒金鞘大刀2把,瑪瑙大小20塊,金屬屏風3副,黑漆鞘柄大刀100把,鎧1領,硯臺1面并匣扇100把。明廷的回賜是:賜國王白金200兩,花絨綿4匹,絲20 匹,羅20匹,紗20匹,絹20匹;賜王后上述物品的一半,價值遠遠大于日本的貢品。明王朝以厚金回饋貢物的做法,顯然目的不是為了謀求利潤,而是為了謀求與周邊地區的和平與友好關系。因此,考慮到成本控制,對于貢使入朝,是有嚴格的限制的,“永樂初,詔日本十年一貢,人止二百, 船止二艘”“宣德初,申定要約,人毋過三百,舟毋過三艘”。但是在實際操作中,雙方并非嚴格執行。特別是初期日本通過進獻倭寇俘虜,一定程度上贏得了明朝方面的信任,令明朝對日本朝貢船幾乎來者不拒。日本幕府為了獲取日本市場上需要的銅錢,幾乎每年都遣使入貢,甚至一年來幾次,而且每次入貢的船只和人數都超出了規定。如景泰四年(1453),日本貿易團來明,乘船10 只,總人數達1200人,所帶貨物約是以前的10倍。

  學者時曉紅指出,勘合船所載除少數貢品外,大部分是商人攜帶的貨物,當中包括日本刀在內的兵器特別多。由于明廷規定外國朝貢的兵器不得在民間買賣,便全部由官方買下,給明廷造成了沉重的經濟負擔。明廷也曾努力使日本少帶刀劍,成化二十一年(1485),明憲宗曾要求日本各樣刀劍,總不過3000把。景泰年間也曾壓低收購價格。但日本貢使和商人置之不理。

  按《廣東海上絲綢之路史》的說法,明宣德八年(1433),日本入貢刀3052把;景泰四年(1453)增至9900把;成化二十年(1481)又增至38610把。據研究統計,1432年之后日本人十一次入貢刀的總量達到約20萬把之多,從中謀取的利潤非常巨大。

  日本刀源自中國

  佛山鐵曾遠銷日本

  日人清水橘村在1932年寫就的《刀劍大全》里說:“我國古代衣食住乃至工藝美術、百工之技術皆由中國傳來,刀劍既非本邦特有之器物,則其初之鍛刀皆為舶來品,乃任何人不能爭論者。”

  故宮博物院學者毛憲民指出,日本刀在上古時代為直刀,最早仿自中國西漢中期環頭直刀。中國的刀劍制作水平對日本刀劍早期發展影響至深。到唐代,日本以“唐樣大刀”為基本藍圖,加以改進,從淬火技術到造型均有很大發展。從12世紀開始,日本造刀名家輩出,成為受人尊重的高級工匠。但無論如何,“其刀劍的制作之始,從政治制度、科學技術、文化藝術等方面,無不深受中國中原文化的影響”。

  日本本土鋼鐵匱乏,所以也從中國進口不少鐵制品。明清時期佛山崛起為中國首屈一指的冶鐵重鎮,依托珠三角,特別是廣州的外貿網絡,佛山鐵鍋遠銷海外。明朝中葉以后,因鐵器出洋獲利數倍,鐵鍋與絲、棉、瓷器等中國商品也大量出口東西洋,以換取白銀。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皇帝下旨,開放了自順治十二年(1655年)開始的海禁,自此,佛山鐵鍋如潮水般銷往海外。由于出口太多,一度引起官方的擔憂,要求限制對外貿易的數量。

  有不少人說,佛山的大鐵鍋運到日本,經重新熔鑄后變成了日本刀,又出口到中國。這種可能性當然存在。但具體規模如何,流程怎樣,還是不怎么清晰。我們能說的是,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也曾稱贊日本刀制作精良,構造合理,并在其基礎上加以仿制,裝備軍隊。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不同的環境造就不同的產品。日本古代金屬重甲少見,很大程度上促進了輕薄的日本刀大行其道,并在工藝方面達到極高水準。但在裝備更好、防御更強的古代中國和歐洲,對抗重裝軍團的兵器相應地更加重、闊、長。不過日本刀產生以及出口中國的歷史,也體現了古代世界不同區域之間頻繁的相互往來,以及互相影響和交流。

更多
李逵劈鱼技巧
为什么玩不过时时彩赢了又输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网页版 百变人工计划 赢彩彩票下载安装到手机 抢庄牌九官方网站欢迎您 足球比分网7m pk10赛车玩法介绍 好运来彩票计划 pk10冠亚和套利技术 重庆时时彩加盟 时时彩后三组选6码 领航pk10计划准吗 网上重庆时时彩怎么样? 时时彩大小单双怎么跟 飞艇助赢计划软件app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