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正新與海派的傳承

時間:2010-10-5文章作者:

 


陳履生


“海派”是一個復雜的概念。上海是個具有國際影響的大都市,其地緣文化的影響力同樣具有廣泛的輻射力,因此,黨政軍民學的各行各業都有海派的作派和作風,而繪畫史中的“海派”也不僅僅是生活和創作在上海的那些畫家、那些事。“海派”與海洋文化相關的社會變革,與海洋相關的交通帶來的文化交流,與生活在這里的人對于新鮮事物的敏感以及包容的心態,都交織在一起。在上海人的俚語中,有“噱頭”一詞,而上海人對于“噱頭”的好奇,就好像馬路上的圍觀一樣。“噱頭”是一種花招,在民間被說成是“鬼點子”。周而復《上海的早晨》中的 “一說出來就不稀奇了。辦事就要出其不意,這才有噱頭”。成了百度百科中的一個注解,將它拿來詮釋繪畫中的“海派”也是一種直接而簡單的結論。


楊正新是地道的上海人。16歲即為江寒汀先生的入室弟子,此后歷經上海美專中專部繪畫班和大學部的中國畫系,1965年進入上海中國畫院至今。他的履歷就是這么簡單,盡管他在國內外辦了許多展覽,也做了大大小小的各種事情,可是,如今最能引起人們關注的還是他進入畫壇始初的經歷。因為人們對照他今天的畫,怎么也難以和江寒汀的入室弟子相聯系,而作為江寒汀入室弟子的楊正新,其藝術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各種原因以及發展的脈絡,自然又成了人們關注的一個焦點。毫無疑問,楊正新從學習時期開始直到進入上海中國畫院,面對的都是海派傳人中的一座又一座高山,在教過他的老師中,江寒汀、唐云、程十發、陸儼少、謝之光、林風眠、顏文樑、朱屺瞻、陳佩秋、李詠森、張充仁等,個個都是海派藝術的傳奇。因此,輪到再傳的楊正新,學其中的任何一家都具有相當的難度,而兼學各家又成為一種普遍的規律。在繪畫的道路上,像楊正新這樣的海派傳人都會遇到這樣的困惑。上海人腦子比較靈活,他們善于審時度勢,他們也能夠把握機會,所以,當“文革”結束后,出國成為一種新潮時,楊正新就一馬當先。他既到處轉悠,又在走馬觀花的游歷中思考自己的藝術問題。這之中,他明確了傳統道路在當代的局限性,需要開拓新的道路而成全藝術的新的天地。


楊正新善于變,而在各種變之中尤以在加拿大女兒家的三年中的換手作業給與了他全新的面貌。在國外生活的郁悶是可以理解的,或許也是為了排遣生活的枯燥和郁悶,他開始用左手寫字,繼而又將這種左手的感覺運用到繪畫中。與費新我、傅小石等左手畫家不同的是,楊正新并不是因為病臂的不得已而換為左手書畫,他的主動換手是期望陌生所帶來的一種新的感覺,而這種非正常狀況下的變化一改往日面貌,其中的“噱頭”正是值得觀望的。由右而左,造型的走形,線條的生澀,為在已有的技法和功底之上塑造個人風格添加了最為直觀的內容。左臂楊正新的出現是海派傳承中的一個個案,如果他在畫中不能透露中江寒汀留給他的家底,那么,他受到的質疑將是普遍性的。楊正新的噱頭在于他能夠不時地透露出他的家底,使人們看到了他與傳統的關聯。可以說,這是海派以及海派傳人中的普遍做法,因為海派之新乃為其表,而傳統的功力則是其內在的潛質。

  
李逵劈鱼技巧
52牛牛 深圳风采开奖与走势图 360老时时遗漏数据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图片 600cc全讯白菜 彩票任三开奖结果 摩登三分赛车是什么 极速时时中心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坛 浙江快乐十分12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合法的吗 清纯美女桌面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快3 内蒙古时时最新 白小姐开奖记录现场直播 时时彩安卓计划免费版 -藝術研究-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