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咸陽的于右任作品捐贈

時間:2010-7-25文章作者:陳履生

 


陳履生


有人對7月3日咸陽市政協通報卓登捐贈122件于右任作品的下落,緊追不舍,認為應該引入第三方調查,不能“自己人調查自己人,又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這當然是一個問題,自己人調查自己人,就有可能出現在定性上的大相徑庭,就有可能將“挪用”說成是“保管”。如果將調查方式的是非擱置不論,其調查的結果也讓人大吃一驚——原來如此。


 “經調查證實,1986年6月,卓登將其父遺留的122件書法作品捐贈給咸陽市政協。咸陽市政協經過協調為卓登及其家屬共5人解決了咸陽市城區商品糧戶口,并增補卓登為咸陽市政協委員,此后又連任四屆政協委員”。早在1982年11月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二十五次會議通過的《文物保護法》第二十九條就規定,“將個人收藏的重要文物捐獻給國家的”,“國家給予適當的精神鼓勵或者物質獎勵”,可是,因為“政協”這個國家機構并非國家文物部門,所以,他拿不出真正屬于國家文物部門的“精神鼓勵或者物質獎勵”,只能利用公權,解決5人的“咸陽市城區商品糧戶口”,并增補捐贈人為咸陽市政協委員。對于這24年前的捐贈獎勵實在說不出口。然而,咸陽市政協既非文化單位,也非文物部門,為何能夠接受和保管整批屬于文物的于右任作品?假如接受之后轉交給咸陽市博物館保存,那可能以后什么事都沒有了。說到底,這一事件的起頭就有問題,就不合常理,就不依規矩,因此,直到下落不明之后捐贈人追查其下落——“1992年2月,陜西省政協、咸陽市政協、于右任故鄉三原縣政協聯合舉辦于右任書法作品巡展,同年8月到9月又在深圳等地巡展。結束后,因巡展經費問題,負責巡展工作的時任三原縣委顧問崔德志未能將參加巡展的于右任等人作品及時返還咸陽市政協”。——省市縣三級政協利用捐贈聯合舉辦展覽,如果僅在于右任的故鄉三原舉辦,不出事的話,在中國也沒有太大的問題;現在出了事,舉辦展覽也就成了事。


這件事如果咸陽市政協干得好,也沒有什么問題;干得不好,就是業余的干了專業的事。1991年修正后的《文物保護法》第四章第二十二條規定:“全民所有的博物館、圖書館和其他單位對收藏的文物,必須區分文物等級,設置藏品檔案,建立嚴格的管理制度,并向文化行政管理部門登記。”相對比,咸陽市政協違反了《文物保護法》,沒有對收藏的文物,“區分文物等級,設置藏品檔案,建立嚴格的管理制度,并向文化行政管理部門登記”。顯然,咸陽市政協該干的事沒有干,卻干了不該干的“巡展”——


 “在巡展經費一直未解決而又無法保管作品的情況下,2001年5月,崔德志將其中的78件作品移交三原縣博物館保存,24件由自己和巡展工作人員原三原縣統戰部干部張愛麗保管。”這里會產生一個疑問,為何沒有將全部作品交三原縣博物館保存?為何沒有交咸陽市博物館?又為何將其中的24件交由私人保存?難道是三原縣博物館放不下這全部的102件作品?這是私人保管國有資產?還是私人挪用國有資產?如果這不是書法作品,而是240萬元人民幣,你一半我一半,就這么私人保管并長達9年的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向紀委交待?如果捐贈人不來追查,那就這樣永遠保管下去?——看來咸陽市政協還有許多需要說明的事情,而關于捐贈則更有許多值得探討的話題。

  
李逵劈鱼技巧
欢乐斗牛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六台彩开奖特马 南宁快餐女价格微信 河南快三走势图200 北京赛app机器人 今晚平特一肖开奖结果 3b今晚开奖号走势图 新时时几点开始 西安沐足论坛蒲友 全讯新2网 天津时时漏洞套现 内部三肖中特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疯狂老虎机送金币 大乳人体艺术 -藝術研究-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