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史》的前世今生

時間:2011-4-14 20:35:25文章作者:田 濤
筆、墨、紙、硯被中國的文人稱作“文房四寶”,其中最早出現的應當就是硯臺。“硯”通“研”,古人也將硯臺稱作“研臺”。關于硯臺的文獻記載很多,以高鳳翰所著《硯史》最負盛名。《硯史》又名《西園硯史》,乃因高鳳翰號西園所致。高鳳翰(1683—1749),字西園,號南村,晚號南阜,山東萊州府膠州城南三里河村人。高鳳翰晚年右臂病廢,因此又號“丁巳殘人”“老痹”等,是清中期著名的左筆書畫家、篆刻家及詩人。其短短66年的人生,留下了數千篇詩文以及大量的書、畫、印、硯等藝術精品,在藝術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美術史上把他歸入“揚州畫派”或為“揚州八怪”之一。高鳳翰平生癖好收藏硯石,據說最多時達千余方,且又擇其佳品鐫刻銘跋,將題署的心愛之硯加以收集,著成《硯史》四卷。全書收硯165方,所拓硯圖112幅,據說最初是用彩墨拓印,并在模糊處用筆勾勒填補。原書設色以淺淡,并配朱墨、藤黃、赭石等色,鈐以朱印,色澤古雅可愛。高鳳翰去世后,《硯史》原本為宿遷王相在高氏后人處得,并延請太倉王應綬摹刻上石。王應綬(1788—1841)又名王申,字子若,一作子卿,江蘇太倉諸生,王原祁玄孫,是吳門畫派的重要人物之一。史載善鑿刻,據稱嘗為萬廉山太守摹刻百二十漢碑于硯背,鐫刻極工。王應綬卒年只有54歲,沒有完全完成《硯史》摹本。據《畊硯田齋筆記》稱因應綬患病去世,《硯史》僅成其半,后由清吳熙載改用棗木版繼續摹刻補成,乃使《硯史》得以流傳。吳熙載(1799—1870)一名廷揚,字熙載,50歲后以字行,號讓之,亦作攘之,嘗自稱讓翁,又號晚學居士,方林丈人,江蘇儀征人。清代著名的篆刻家,師法鄧石如,后為篆刻名家包世臣的入室弟子。據《王子若(應綬)摹刻硯史手牘》等文獻記載得知,吳熙載僅將王應綬已刻尚未完工的部分續刻完,其余均聘用揚州刻工用棗木板鐫刻,僅花了一年時間,《硯史》后半部即完工。由于揚州工匠不解文義,也不懂藝術,導致字跡錯亂,加之木刻效果較之石刻遜色,其后半部較之前半部有很大差別。王相此時已年逾花甲,無力重刻,原王應綬刻石已有少量殘損,王相也只能稍作補救而已。咸豐二年(1852年)春,王相將王子若在逝世前兩年多的時間里寫給他的14封信,偕同王子若族弟告知子若身后事的一信,輯為《王子若摹刻硯史手牘》,完成這一歷史使命之后,便與世長辭了。至今這些信札,已經成為研究《硯史》的重要資料。據說《硯史》原書曾藏于王應綬“池東書庫”,后在日本侵華戰爭中不幸散佚。上世紀50年代,曾于宿遷發現殘頁16幅,并發現王應綬所刻45塊,后交南京博物院保存。高鳳翰的《硯史》傳世稀見。后人以為其包含石刻本和棗木刻本兩種形式。使用木板仿制石刻進行拓印的方法有著悠久的歷史,傳世宋元舊拓中也有用木板補拓的現象,但因石刻和木刻材質不同,吸水量有很大差別,仔細審看,仍然可以區分。另有人以為石刻本直到第五十一石,以下則為木刻本,這一說法似略顯武斷。今所見《硯史》傳本稍有不同,如第六十二石在鈐印和排列題跋時互有區別,或者在當時已有挖改;又傳世各本中,有的收有包世臣的跋文,有的則不見包文。《硯史》一書濃縮了高鳳翰一生藏硯、制硯、銘硯的藝術成就,其中開卷有高氏親自題寫的“墨鄉開國”4個隸書大字,表達了作者自信和得意的心境。高鳳翰又仿照《史記》表、書、本紀、世家、列傳的體例,并以“史”稱之,更見其精神已沉于硯石之中。高鳳翰所刻硯銘,匯集了不同的書體,布局酣暢,字體揮灑自然,夾雜對硯的材質品名和制作的記敘,或篆隸,或行草,錯落有致,或長篇,或短句,姿態萬千。膠州市博物館專家鄭文光先生評價《硯史》時認為:“高鳳翰將詩、書、畫、印與制硯相互滲透交融,熔鑄于一爐,完成了他獨辟蹊徑、自樹旗幟的藝術體系,他將詩意入硯,書法入硯,印藝入硯,畫意入硯,縱橫交織,兼容并包,達到了很高的藝術境界。”現高鳳翰的故鄉建有“高鳳翰紀念館”,不但再現了當年高鳳翰故居中的石鰲館、春草堂、北堂、竹西亭、南齋、南齋池等建筑,還收藏有高鳳翰的大量藝術作品。數十年前,我在杭州古籍書店意外地發現《硯史》拓本,手卷形式,未裝裱。細審為以汪六吉紙初拓,墨色濃黑,燦爛照人,與所見各本有異。我曾經另見有不同的四卷本,多為冊頁裝,且此手卷雖硯圖112幅全存,但無包世臣序,似當為較早的拓本。后經比對,與日本所藏《高鳳翰硯史》相同,當系《硯史》各本中最早并且最為精良的拓本。承蒙杭州古籍書店嚴寶善和高坤兩位前輩相助,乃得以攜歸。后見有日本國二玄社出版發行的《高鳳翰硯史》,乃為當年侵華日軍從宿遷王家盜去的我中華故物,乃與三聯書店裝幀大家寧成春先生相商,計劃將此精拓本化身千百,以饗愛我中華文物諸君子。考慮到其中有多種字體,有些文字和印章今人難以辨識,特邀書法家崔士箎先生進行考訂;又向出版家胡守文先生借來珍藏的別本《硯史》,補足包世臣序;并由我和崔先生對全書加以箋釋,交由三聯書店出版。當年幫助我搜尋配齊《硯史》拓本的嚴寶善和高坤兩位先生,已在十數年前先后作古,此書出版,亦可作為我對兩位前輩的紀念。(《硯史箋釋》,[清]高鳳翰撰制,[清]王相重摹,田濤、崔士箎箋釋,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1年4月版)
  
李逵劈鱼技巧
山西快乐十分规律 河北时时11选五结果查询 19年手机开奖记录 吉林快三走势形态图 黑龙江时时时间表 快乐12任八杀号技巧 下载四川快乐十二开奖助手 内蒙古时时快三形态 二分彩开奖号 云南时时几点号码 快三开奖查询广西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讲解 pk赛车哪里发行的 河北快3走势图今天 山东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湖南省快乐十分走势图